大乐透500:短篇隨筆【罪】

摘要:
跑快跑一個聲音不停在她耳中響起??炫艿剿納肀吆竺嬉恢弊匪嫻慕挪繳褂?,靜兒如噩夢般的呼喚。地上的土粒無情的刺痛著少女那嬌嫩的雙腳,風刮起她那烏黑飄逸的長發,鬢角已滲出薄汗,她緊緊咬住下唇,而后因為實

圖片 1

??????他叫趙得意。她叫商琴琴。
??????他們認識時,他已有婦郝艷。她也有夫小海。
??????他們認識,是因為都患了熱病,也就是艾滋。
??????因為賣血。

圖片 2

摘要: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對那個小玩意兒有特別的迷戀。她沒有確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過理想一樣。她一直在被生活推著走。對,她的人生沒有目標,沒有規則。她就如空氣一般,無影無形,無跡無蹤。她只

跑…快跑…一個聲音不停在她耳中響起??炫堋剿納肀摺竺嬉恢弊匪嫻慕挪繳褂?,“靜兒…”如噩夢般的呼喚。地上的土粒無情的刺痛著少女那嬌嫩的雙腳,風刮起她那烏黑飄逸的長發,鬢角已滲出薄汗,她緊緊咬住下唇,而后因為實在累的不行了,才終于松開了牙,微微喘氣。手上卻始終緊緊握住那藥丸。被逼到懸崖邊上時,少女仍沒有一絲退卻,她怔怔地看著山下那抹白色的身影,他的雙腳都陷在泥里,彎下腰,將秧苗一絲不茍地插在地里…

文| 奔赴撒哈拉

??????貧窮往往帶著愚昧和自私。
??????他賣血,是因為大家都賣,哥哥不讓。他偷偷去鄰村賣的。
??????她是為了買瓶洗發水。村里有個女娃娃買了,頭發像流水一樣。她羨慕。只賣了一次,就感染上了。

【零】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對那個小玩意兒有特別的迷戀。

少女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手中的藥丸,被她拍入口中,吞下。她閉上眼,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一行清淚淌過她的臉頰。那白衣男子像是早已知曉她的到來,輕嘆一聲,“你不該來的?!蹦兇用揮型O率種械畝?,眼看少女就要粉身碎骨,但空氣中一股輕柔之力將她穩穩地托住,送到田梗上。這時,少女轉醒,看到眼前那平淡無奇的白衣男子臉上露出癡迷而痛苦的表情,“青衣…”她低聲喚道?!盎厝グ??!鼻嘁碌目諂?,沒有一絲情緒。她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硬,眼睛紅腫,布滿了水霧,下唇已經被咬破,沁出血珠,流進她的嘴里,是無窮無盡的腥澀。果然還是那么淡漠,明明笑得那么溫柔,卻總是感覺難以靠近,你我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遠了,我連為了靠近你而努力的機會都沒有?;厝??我以為你還是會對我有意的,我以為你會帶我走的,我以為…我以為…原來…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廂情愿而已。少女所有的痛苦都只能默默咽下,所有的話,亦只能默默地埋在心里?!昂??!鄙倥凍鲆桓魴θ?,只是,愛哭還難看。這時,一直在她身后拼命追趕的奕楚趕到了?!熬捕?,那藥丸呢?”他著急地問道?!叭恿??!本捕驕駁乃檔?。奕楚不放心地再次問道,“真的?”“嗯?!鋇玫餃啡蝦蟮霓瘸⒖趟閃絲諂?,剛開口想要訓斥她幾句,但想到如今她的情緒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心中一軟,便沒了那底氣?!拔?,跟你回去?!本捕夯核檔??!笆病裁??”奕楚像是受到了驚嚇般,睜大了雙眼?!案慊厝??!薄昂煤煤?,我們回去?!鞭瘸允竅膊蛔允?,上前握住靜兒的右手,靜兒也不拒絕,她的手冰得嚇人,奕楚的左手溫暖寬厚,卻始終無法捂熱她的手,更別說她的心了。靜兒的每一步都需要下很大的決心,她在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回頭,忍不住沖過去抱住那白色的身影無法放手,因為這是他希望的,不能任性,哪怕下面是萬丈深淵,她亦要奮不顧身地沖下去,因為,這是他希望的。

1.

???????熱病是不治之癥。無藥可救。只能等死。早晚的事。
???????于是他們被放進空置的學校。
???????村民對他們避之不急。
???????這些人中甚至包括自己的親人和愛人。

這段時間我常做夢夢到靈靈在我面前被風暴撕成碎片的那個畫面。

她沒有確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過理想一樣。她一直在被生活推著走。對,她的人生沒有目標,沒有規則。她就如空氣一般,無影無形,無跡無蹤。她只是被擺錯了位置的一個偶然存在。

這日,她遵從家族長老的意愿與那青梅竹馬的奕家大少奕楚成親,她披上一身鮮紅的華麗嫁衣,流蘇鳳冠,長發束起,她稚嫩青澀的臉蛋硬是成熟了不少,看著銅鏡中陌生的自己,唯一不變的是眸中的哀傷。十里紅妝,多少羨慕的眼光,多少嫉妒的眼神,靜兒將它們視為環繞在身旁的塵埃,輕輕拂去。路過那塊水田時,風不經意地將簾子吹起,靜兒看著空無一人的水田,想起初見青衣那一天,他亦是在水田里插著秧,一人插秧,一人靜看,靜兒心中冒起一個遙不可及的念頭:我心中的夫婿啊,無需滿腹文采,亦無需武藝超群,無需俊俏,無需顯赫的家室,亦無需有錢,無需會討我歡心,亦無需只鐘情于我一人,只需真心待我,安安心心與我一同過著平凡的男耕女織的生活…可就是這么一個在尋常人眼中再正常不過的念頭對她而言,卻是一輩子都無法如愿的,父母,家族,這兩座大山將她死死地壓住,讓她透不過氣,她從來沒有這般厭惡自己的身份,厭惡父母為何將她生在百年世家,更厭惡家族為了利益逼迫她嫁給不愛之人。她原以為他是自己的救贖,是來幫她逃離這華麗的牢籠的,可是,他的態度一如他的身份,他是神仙啊,無情無欲,雖待她如珍寶,卻不曾表明她在他心中的位置,他給她以溫暖,卻不曾說過喜歡一詞,原是自己多心,又豈怨他無情?可笑,又可悲。靜兒的心又抽痛起來,痛得無法呼吸?;槔襠?,靜兒硬生生的咳出一口黑血,“靜兒!”奕楚扶住她欲倒下的身子,“奕楚…對不起…我…終是不能嫁給你…”她勉強支起一抹微笑,卻突然閉上了雙眼,手也從胸口滑落在地上,“那毒藥你竟然吞了…靜兒…你太自私了…我萬萬沒想到你竟這般厭惡我至極…罷罷罷,到底是我逼死了你啊…”奕楚摟著她已冰冷的身體,像個孩子般哭泣,又用撒嬌的語氣訴說著。一個不愛,兩個慘愛,靜兒因為太愛青衣而不惜吞下毒藥只為破壞婚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奕楚因為太愛靜兒而向她的家族施壓,逼迫她嫁與自己,讓愛也成罪。

“?!鋇匾簧?,電梯門緩緩打開。出現在張萌眼前的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年紀偏大,六十歲左右,有點禿頂;另一個是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穿著職業裝,拎著公文包。

????????他等著妻子來看他,在墻壁上畫著正字記錄天數。但等到的只是她更頻繁的回娘家。

我內心始終很愧疚把靈靈卷入這場關于正義的漩渦中來,說到底,我愛她,但我也間接性的殺害了她。

有人說,她是一個瘋子。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有人告訴她,這個世界不需要完全的自我。她依舊一意孤行,塞上耳朵,閉上眼睛,盲目地往前走。前路,無人知曉。

“爺爺,之后那個青衣呢?”小女童追問身旁那白發蒼蒼的老人,“青衣啊…青衣其實在靜兒出嫁那天就被壓回天庭接受天罰了…魂飛魄散啊…”老人摸摸孫女的頭,眼中閃過一抹痛惜?!鞍這個我知道!人神殊途,神仙一旦愛上凡人就要接受天罰?!?/p>

這不是剛剛過來勞動仲裁委辦公室領取裁決書的當事人和他的代理人么?張萌心里直犯嘀咕。

?????????他說,我死了,你帶著孩子改嫁,嫁的遠遠的。
?????????但是他又希望,她能帶著孩子守住。

曾經我也相信過正義,但我有我的正義,小黑有小黑的正義,到頭來沒有誰是正義的,每個人活在非正義的井里。

她有太多太多不明白的東西。她不自由,像這世間的所有存在一樣。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束縛著。但她渴望自由,極其渴望。每個人都渴望自由。她知道。

張萌是仲裁委新上任的辦公室主任。為了避嫌,她平素不會與案件當事人單獨相處,更何況他們是敗訴的一方,又是兩個男人,誰也說不準他們會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

?????????只是他們最終都被無情拋棄。
?????????于是在孤獨無助中,靠在一起,相擁取暖。

老賈臨死前的那天傍晚我問老賈是不是早就知道小黑會死在我們手上,而靈靈也會死在那場爆炸中?

她知道自己還不該對人生如此絕望。她還年輕,她還什么都沒經歷。她處于一種矛盾的狀態。她的思想隨時都有可能將她置于死地。她對人生絕望,但她一點都不想死。

可是,今天是張萌女兒的生日。雖說是周六加班,但母女倆已經約好下班后一起慶祝。時間已不容許她有絲毫遲疑,下午1點前必須去補習學校接女兒回家。她深吸一口氣,踏進電梯里。

?????????人人唾棄,謾罵。
?????????他們愛的十分艱辛。

老賈說,如果你知道靈靈會死的話就不會答應答應我聯合了,我不能因為一個人的自私而犧牲更多的普通人。這都是命數。

自打人出生的那一天起,唯一確定的事,便是將以死亡的華麗來收場。她認為,死亡是一件華麗的事。

出于禮貌,張萌朝電梯里的兩人點頭示意,微笑著站在靠門口的位置。那兩人見狀愣了一下,中年男子認出了張萌,拉著年長者往后退了退。年長者也回過神來,臉上閃過一絲絲慌亂。他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說什么,但被中年男子制止。張萌用眼角的余光掃了掃他們,腦子里迅速搜集起與他們有關的案情。

?????????印象深刻,是她那句,趁活著,我們結婚吧。至少能堂堂正正在一起。死了也可以埋在一起。

他還說,我跟小黑一樣會死在自己的罪孽中,唯一不同的是,小黑是死在我們手里,而我是死在自己手里。

她戴十字架。因為十字架象征著贖罪。它時刻在宣告著,人生來便是有罪的。她不信教,但她對這一說教深信不疑。

2.

??????????為娶她,他將房子死后留給她前夫。這是他答應離婚的條件。
??????????他們在一起很快樂。連腳趾都是快樂的。

一線天 2015年春

我不應該這樣存在的。她常這樣想。她的思想進入不了正軌。她懷念,懷念那些所有相信的日子。沒有人認識她,包括她自己。

電梯里的年長者,名叫周老憨。他的女兒周小麗,是一個剛滿十六周歲的中專生。由于早年喪偶,周老憨既當爹又當媽,父女倆相依為命。周家雖窮,但周小麗乖巧懂事,不僅在校內勤工儉學,還積極尋找校外的假期兼職。臨畢業前三個月,她在學校的推薦下被某路政公司錄用,成為一名高速公路收費站的收銀員。

??????????他們領了證,到處發喜糖。給他們看他們的結婚證。紅的衣服,紅的本本。
??????????艷的讓人想哭。

【一】

世界上是否存在這樣一個地方,沒有喧囂,有的只是無盡的寧靜。金黃的麥浪,在澄澈遼闊的天空下,隨著風的力量,此起彼伏地翻滾。頭頂有鳥兒飛過,唱著歌,不知名的歌。綠色的草地,很大很大的一塊綠色的草地。有貓,一只白色的貓,在草地上玩耍,很開心地玩耍?;蛐砘褂瀉芏嘧勻壞拇嬖?。唯獨沒有人,沒有其他人。

一個殘陽似血的黃昏,周小麗從單位宿舍出發上夜班,途中遇車禍不幸身亡。由于沒有與路政公司簽訂勞動合同,也沒有參加社會保險,所以周小麗的情況無法申報工傷,周老憨無法按工亡標準進行索賠。為了獲得多一些賠償金,周老憨通過中年男子所在法律援助中心的幫助,申請仲裁要求確認女兒生前與路政公司存在事實勞動關系。

??????????她本不會那么快死去。因為他發病,她為給他退熱,用身體一遍遍浸在冷水里。

“現在世風日下,在這個人吃人的社會兄弟你可不能怪不得我阿?!?/p>

想象,那只是想象而已。人需要想象,卻不可沉湎于幻想。造物主不會給予如此的恩惠,所以,她在夢里尋覓,尋覓到了,夢也醒了。

但從查明的事實和雙方的證據來看,周小麗仍是在校學生,與學校、路政公司簽了三方實習協議,從主體上不符合建立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所以張萌駁回周老憨要求確認勞動關系的申訴請求。

??????????在這樣的環境下,才能折射出那些自私充滿欲望的變態與可憎。
??????????齊全是導致村人感染艾滋的原因。
??????????他集中采血。重復使用針頭。
??????????但他并無愧疚,反而砍樹,買棺材,喪盡天良。

“即使你能殺死我,也贏不了他的?!背啥際信琶諞壞幕鵯故至擲桌諄耙粑綽?,我看他沒死干凈就又上去補了兩刀。

她喜歡小孩子,更多的,或許是羨慕。他們還不懂得進行生存的思考。他們簡單地活著??梢運姹憧?,隨便笑,什么都不用顧忌。這是屬于他們的童年。童年就該如此。上天是公平的,我們每個人都擁有這樣一段時光。它也是殘忍的。它給予我們這樣一段時光,僅僅為了給我們一個機會去緬懷,去照見生活的無奈。孩子,我們曾經都是孩子。她也是,單純的孩子。

勿庸置疑,這是一宗非常簡單的勞動爭議,比之前審過的任何一宗確認勞動關系的爭議都要容易解決。張萌驕傲地認為,這已經是一樁鐵案,即使當事人繼續往法院提出一審、二審,也是必輸無疑。

???????????對待弟弟的無情與冷漠。

“那還得請兄弟你在天之靈保佑我了?!?/p>

走不出幻想,生活該如何繼續?被生活推著往前走,破罐子破摔?不,偶爾,她還會挽回一些。

3.

???????????琴琴前夫得知她害病的第一反應是打她一頓。早就找到下任妻子,卻對她與得意一事氣急敗壞。提出離婚條件要得意死后把房產留給他。
???????????真正沒有羞恥的人。

簡單來說我的能力就是讓擁有特殊能力的人看見自己的那一剎那開始懺悔曾經做的錯事。小的時候我爺爺請了個神婆給我算命,說是我人中龍鳳,這輩子肯定是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我爺爺聽完臉都笑爛了,老爺子還給了神婆兩筐雞蛋。

生活總得繼續。日復一日,做著相同的事。生命,就這樣過去了。生命本身便是一個無意義的重復的過程。從起點出發,最終又回到起點。起點即終點,終點即起點。生命的奧秘便在于此。

電梯正徐徐往下走,張萌抬起手看看手表,時間已經非常趕了。她仿佛看到女兒坐在課室不停地朝窗外張望。她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計”,心想著等會隨便對付點東西就打車過去接女兒。

???????????黃鼠狼和同伴,要挾柱柱讓出管理人位置,卻自私的分走了學校所有公共財產。

零九年夏天,我的能力剛剛覺醒的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它會像一個詛咒一樣伴隨我的一生。

抓起一把沙,遺漏無盡,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這就是人生。

不經意間,張萌瞥到周老憨一個細微的動作——只見他低著頭,兩只手分別握著兩樣不同的東西。其中一只手里緊緊攥著一張半舊的長方形小硬紙片。紙片上隱約可見到一個紅色的圓印,但被重物壓過,顯得有點臟。另一只手則抓著一個黑色的狗狗項圈,圈上系著一個古銅色圓型的牌子。

????????????也有一些讓人無助的事發生。
????????????比如那個偷紅綢襖的男人,只是因為許諾給妻子買一件,卻一直未能做到。
????????????死前,妻子穿著不合身的紅綢襖,他欣慰而辛酸的閉上了眼。

直到有一天我在面莊吃面碰見個胖肚皮的矮個兒中年人,坐在我對面的他開始情緒崩潰,一個勁兒的擦鼻涕流眼淚,跟我訴說前幾年拿著老媽的遺產去澳門賭博去東莞玩小姐。我心里想著他生活得還挺滋潤,下一刻他就從懷里拿出一把水果刀往自己喉嚨隔去。面莊亂作一團,而我被血濺了一臉呆若木雞的坐在風中。

“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東西,使我活下去?!彼庋運?/p>

張萌突然想起來,這紙片是周小麗的工作證,周老憨在上次庭審現場出示過。這是他唯一能夠證明女兒與路政公司之間關系的證據。但狗項圈卻是她第一次看到。

?????????????最后,他們都死了。
?????????????而生活繼續著。

原來沒人能戰勝得了自己。

“活著,單純地為活著而活著。你之前不都是一直如此生活著嗎?”

工作證?狗狗項圈?兩者之間有什么聯系呢?張萌的腦海里閃現好多疑問。電梯走得很慢,她看看手表,幾層樓的高度居然用了兩三分鐘。她的工作單位在老城區,屬于舊樓加裝的電梯。最近電梯偶爾運行得慢,也沒修好。

隨后的幾天里我收到了來自成都不同地方的挑戰書,說我現在已經是成都市異人榜第六百一十九名異人。從此我在江湖上多了一個外號叫“殺馬特”。

“我厭倦了存在,我想自殺?!?/p>

4.

我把信件一一收好放進抽屜里“哦,原來那個中年男人叫馬特?!?/p>

“你不會付諸行動,你還迷戀這個世界。盡管我不知道你到底留戀什么,但你不舍得死?!?/p>

沒等張萌回過神來,只聽見“咣當”一聲巨響,電梯猛地抖了幾下,搖晃著往下滑行了一會,便“吱”地一聲嘎然停止。這一切來得太突然,電梯里的三個人都毫無防備,身體也隨著電梯劇烈地晃動。幸虧電梯下滑的慣性不太大,張萌和中年男子都能夠勉強站住。

【二】

“我會瘋的,我就要瘋了。我雜亂無序的思緒會把我逼瘋的?!?/p>

但周老憨似乎嚇蒙了,眼看他背靠著電梯轎廂滑坐下來。說時遲那時快,張萌一手頂住電梯轎廂壁,順勢扎了個馬步,另一手往上頂住周老憨的腰,總算把他給托住。由于太過用力,只聽見“哎呦”一聲,張萌的手腕被重重地撞了一下,疼得差點流眼淚。

這六年內我垮過無數人的尸體,見識過數不清的能力,做官我可沒興趣,要做就做王。

“這個世界你無能為力?!?/p>

“張仲裁員,你沒事吧?”中年男子蹲下來關切地問她。周老憨默默地靠在電梯的角落,臉色發青,羞愧不已。就在電梯發生故障驟停的一瞬間,他一直死死地攥著手里的兩樣東西,仿佛握著自己的生命一般。

我當然知道林雷雷說的那個人是誰,他叫一線天,是蟬聯北京市第一六年的異人,他還構建了一個“公司”,政府授予特權專門維護異人社會治安,江湖傳言說他們很強,至于真的有多強,見到的差不多都已經是死人了。

“人擁有思想,這是人類最大的悲哀,所以,人會自殺,而動物不會?!?/p>

“嗯。扭到了?!閉琶雀械階晷牡靨?,連說話的聲音也有點發抖。她掙扎著站起來,想打手機求助,卻發現沒有信號。于是,她馬上按響了應急救援電話,電梯值班人員叮囑他們不要亂動,趕緊派人前來處理。

我花了半個月養好傷來到北京找他的蹤跡,所謂小隱隱于野大隱隱于市,跟蹤他的第一天就被他的五個保鏢逮住,得虧我一個勁兒的說走錯路了才得以脫身。

“出去走走,你適合自然。好好活著,試著好好活著。自殺,太愚蠢了?!?/p>

5.

后來我才知道那五個人分別是云南省第四異人鬼醫、北京市第五十六異人羅方、北京市市第五十七異人羅剛、北京市第一百二十六異人鐵拐李、北京市第二八十八大刀王。

“我渴望做一個簡單的女孩,擁有簡單的思想?!?/p>

“這破電梯咋回事了。我們什么時候能夠出去?”中年男子急沖沖問道。

黑壓壓的云把天空織了起來,我開始懷疑,這一趟北京我是為了什么而來。我來了,又到底是破局還是入局。

“答應我,好好活著。學會控制好你自己的情緒,懂嗎?世界還沒有遭到無法挽回的地步。讓自己處于忙碌或沉睡的狀態,你會漸漸忘記思考。給自己找點事做,
讓自己忙碌起來?!?/p>

“大家別著急,我已經打了救援電話,一會就有人來幫我們脫困?!閉琶熱套啪繽窗哺淥轎荒惺康那樾?。說完,她掃視了一下靠在角落里垂頭喪氣的周老憨。

七天后大刀王跳下三十多層樓的之前只說了一句話“我殺了七個無辜的人?!?/p>

“我想回到小時候,可我知道回不去了。我不愛我自己,一點都不愛?!?/p>

“哎!還出去干嘛?”周老憨嘴角顫抖了幾下,眼里泛著淚花,低聲說道:“小麗走了。官司輸了。我活著還有什么用!”說完,他用臟兮兮的手背擦了擦眼角。

半個月后鐵拐李撞死在我旁邊飛馳而來的小貨車之前說“一十八條人命阿?!?/p>

“活著,活完這一生?!?/p>

“黑心的學校!無良的公司!還有你,這瞎了眼的仲裁員!我們小麗才十六歲啊……”周老憨越說越大聲,越講越激動,小小的電梯間像裝了一個擴音器,震得張萌的耳朵生疼。

兩個月后號稱百臂金剛的羅剛吞槍自殺死之前說“三十二個異能者?!?/p>

“太長了?!?/p>

對于敗訴的當事人這種失常的舉動,張萌早已司空見慣。她坐在電梯地板上,閉上眼睛假裝沒有聽見?!皢陠陠輟?,突然間從張萌的耳邊傳來刺耳的電流聲。緊接著,又是“嘭”地一聲,電梯轎頂的照明燈瞬間全部熄滅。整個電梯間只能看到淺紫色的應急燈光。

半年后號稱絕情觀音的羅方用一柄小劍剖腹自盡死之前一句話也沒說,后來明明斷氣了卻盯著北京灰蒙蒙的天。

“一點都不長?!?/p>

這接二連三、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困在電梯的人們完全招架不住。就連見過各種大場面的張萌,也捏了一把汗?!拔匚匚亍?,從角落里傳來一個老人的抽泣,在死一般沉靜的環境下顯得格外凄涼。

一四年世界杯閉幕式那天半夜,我和鬼醫面對面站在故宮的房頂上。

她養貓。她最喜歡的動物就是貓。因為她覺得她父親像貓。在她養第一只貓的時候,她就這樣覺得。她覺得,她的前世是一只貓。貓粘人,卻也無情。它懂得如何討好你,卻也懂得如何尋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一旦落魄,它便離你而去。像人類,像她,或許,也不像她。所以,她身邊從未有什停留過。

張萌睜開眼睛,透過暗淡的燈光找到角落里的周老憨。她舔了舔嘴唇,用力地吞了吞口水,緩緩說道:“周大叔,如果我是小麗,看到自己的父親這么自暴自棄,受了點挫折就尋死覓活,我在那邊也不會安心的!”

“高人都喜歡在高處決斗么?”

習慣了重復,習慣了絕望。于是,逆來順受,不動聲色。命運給她什么,她就接受什么。肆無忌憚地放縱,不計后果地沉淪。她渴望尋求的,希求得到的從來都未曾明確,未曾出現。

“這里的應急燈不知道能維持幾個小時,電梯里的空氣也會越來越渾濁,所以在救援人員還沒到來之前,我們最好安靜地呆在原地等待救援?!閉琶榷倭碩?,深吸了一口氣,瞟了一眼其他兩位呆若木雞的男士,眼睛定格在周老憨的臉上,一字一頓地說道:“現在我們被困,需要保存足夠的體力,而不是動怒發火?!?/p>

“在高處是怕別人打擾也怕打擾到別人,今晚這里除了我兩不會有別人?!?/p>

不斷地從男人身上尋找肉體的依存,卻從未有過精神的共鳴。陷入自我存在的虛無,過濾掉希望與繁瑣,僅余的,是一種心態。淡,淡到極致的一種心態。于生存而言,安之若素,或許,是最為合適的態度。生命的宴席上,她只是不在規則之內的邊緣存在。企圖突破界限,卻又無能為力。顛沛流離,傷痕累累。于世俗,她仍是社會中的微小個體,無法脫離社會的洪流,無法超越物質和形式的制約,直抵生命的真實意義。

話音未落,只聽見周老憨“哇”地放聲大哭。這哭聲,仿佛破閘而出的洪水,帶著一個失獨老人的無助和悲傷,沖刷著電梯間的每一個角落。張萌的眼睛也濕潤了。

“老頭你不是北京人我把你的命放走,但你今天要把公司的事給我留在這里?!?/p>

她的一生,或許都只在為其行動。

周老憨一邊哽咽著,一邊緩緩地訴說女兒去世前后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我是個盲人,你的超能力對我沒用的?!?/p>

她尚且無法做到隨心所欲。欲立于世,白晝之時,需戴上假面,與世俗建立聯系,融入喧雜,于膚淺之中,感受生命如夢般地存在。她需要話語,喧鬧,溫度,來警醒沉睡著的存在感。她在與一切與其不相關的事物建立著生命聯系,心境卻無從溝通。說著違心的話語,制造喧鬧,郁郁寡歡,似是不合時宜。她總是有所掩飾,應對生命的呼喚。

6.

“你曉知道我的能力?”

累了,真的累了。無休止的行進與沉溺,要以何種姿態來收場。

人們常說,女兒是父母給貼身小棉襖。周老憨的寶貝女兒周小麗,也不例外。

“從遠地方來的,總有些旁人所沒有的能力。年輕人聽我一句勸,從哪里來回哪里去,有些事沒有對錯,何苦去爭?”

她從未曾設想過,死神竟會如此迫不及待地接近她。是,就像當頭棒喝。

小麗從小到大讀書很刻苦,初中之前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但考慮到家里的經濟條件,她想早點出來賺錢幫補家用,報讀中專技校無疑是最好的出路。對此,周老憨盡管有一百個不愿意,迫于家里的拮據光景,也只好同意女兒的決定。

“那老子不爭不行了?!?/p>

但事實如此,死亡就這樣接近。

在技校的最后一個學期,小麗通過學校推薦,準備到某路政公司任實習收銀員。那年寒假,小麗回家時曾說起實習一事,看樣子不是很開心。她說,學校規定必須去這家公司連續實習三個月;否則將拿不到畢業證。迫于就業壓力,她只能按學校的要求去公司報到。

“華夏的北方冷,當年我差點凍死街頭的時候是他一線天救了我,這些年老頭子我也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我也想要一個了結,但我不能恩將仇報,這對錯你去跟他爭好了?!鋇弊詈笠桓鲆艚諑湎輪?,那老頭放聲狂笑拔出一把左輪朝天連射三槍然后跌落而下。

永遠彌漫著濃重的消毒水味,四處充溢著的死亡氣息,一張張麻木淡漠的臉龐,構成了醫院的真實寫照。現在,她躺在病床上,穿著不合身的病號服,兩只眼睛直愣愣地盯著天花板。她想看清自我存在的真實性,看清死亡的真正屬性。是的,她即將迎接死亡,她即將體驗死亡。一種難以言喻的巨大恐懼攫住了她的思緒。眼淚順著臉頰無聲流下。她猛地坐起身拉開被子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她好想睡,就這樣好好睡一覺。睡醒了,是否一切就會好起來。她真希望,這只是生命給她開的一個玩笑??墑?,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大了。

臨別前,小麗擔心父親一個人在家無聊,偷偷用自己省下來的錢,買了鄰居家一只小土狗送給父親解悶。知道女兒要上夜班,周老憨把自家采制曬干的花茶塞進她的行囊。孰知,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后,父女倆就天人永隔。就在出事前,周小麗幾乎每天都給父親通一次電話報平安??墑悄歉鋈繆幕蘋柚?,他再也聽不到女兒的聲音。

我看著他的身體像摔爛的西紅柿,愣在原地的我好像在面對一頭猛獸,絕望和孤獨包裹著我。

門被推開。他眼前一片漆黑。屋里沒開燈。適應了黑暗之后,他隱約看到她蜷縮著的瘦小身影。他朝床邊走過去,悄無聲息。二十分鐘前,她給他打電話:“我要死了?!?/p>

周老憨說,他永遠忘不了女兒最后的模樣——她靜靜地躺在白色的床上,身上蓋著白色的薄被,露出蒼白又瘦削的臉。他對自己說,女兒許是累了,睡一覺就會醒過來。

【三】

他在床邊坐下,伸出手,輕輕撫摸她的臉龐。天啊,滿臉的淚水。她從未在他面前哭過。他甚至無法想象她哭泣的樣子。死亡,具有摧毀一切的力量,倫理道德,情感,原則,包括,意志。

在殯儀館,他不吃不喝地守了一天一夜,也沒能把女兒盼醒。

一五年夏,我跟著一線天來到六環外的一家廢棄工廠里。我一進去才發現里面空空蕩蕩,工廠中央擺著一根椅子,一線天就翹個二郎腿坐在上面看著我。

“我的一生就要完結了?!彼納糝忻饗醞嘎凍鋈砣?。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話來回應她。他將她的頭埋入懷中,輕輕揉她的發。此時的她,心靈防線早已崩潰,如一個迷路的孩子般無助,脆弱。她發出輕微的啜泣聲。

7.

“你就是這么想做第一?”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無能為力。

料理完喪事,周老憨不敢單獨回家,不敢走進女兒的房間。他一直在回避女兒離世的事實。

“不是我想,有些事情是注定了的?!?/p>

在他的懷中,她很快睡去。他將她輕輕地放倒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走到窗邊,望著這燈火輝煌的城市,再次體會到個體存在的無足輕重。在自然界的客觀存在中,種族的延續才是目的。個體存亡終究無足輕重。他點燃一根煙,借此來使自己暫時擺脫那些無謂的思索。

那幾天,親戚見他神情恍惚,怕他憋壞了,便偷偷抱來那只小土狗。睹物思人,他的腦海里浮現女兒臨別時依依不舍的表情。只是此刻,小狗還活著,而主人卻不在了。霎時間,各種滋味涌上他的心頭,眼淚控制不住地往外淌。

越是平靜,越是危險,我看著他的眼睛像是個行走在冰面上胖子。

他看著她熟睡的臉龐。她始終蹙著眉,顯然正在經歷一場夢魘的折磨。他用手撫平她的眉,在她身邊睡去。

他對自己說,女兒不在了,家也名存實亡。每次回到空蕩蕩的房間,他都會萌發出深深的負罪感。如果當初他制止女兒出去實習,如果當初他帶著女兒去投訴學校的主管部門,結果是否會不一樣呢?他患上了抑郁癥,開始喜歡鉆牛角尖。他覺得生活了無生趣,甚至有時會出現自殺的念頭。

“殺馬特你是我見過次代異人里面的最強者了?!?/p>

她醒來,天已大亮。她慶幸自己還能擁有這個世界。她輕輕下床,盡量不驚醒他。她為他蓋好被子,離開了病房。

他恨自己無能,連身邊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げ渙?。于是,他整日以淚洗面,每天都喝得爛醉。只有在酒精的催眠作用下,他才得以安睡。

零八年奧運會開幕前一天晚上的北京,一線天跟女朋友張靈靈、老賈和小黑在酒館里喝完酒,半路救了一個被流氓騷擾的女人,這個女人皮膚黝黑眼睛卻大得離奇。臨走的時候女人要讓他們選擇一個愿望來滿足,一線天看了看張靈靈背后閃電俠的海報說要變得想閃電一樣快。

醫院的后花園中,人漸漸多了起來。大多是些老人。成群結隊而來,做著各式各樣的運動。他們臉上始終掛著笑容。這是歷經世事之后才能獲得的一份淡然。她想,這份淡然不屬于她?;褂幸恍┲刂⒉》康男『⒆?,在自由自在的玩耍。他們尚不懂得他們擁有一個岌岌可危的生命。這些孩子,死亡對他們來說,甚至還未形成一個概念,他們的生命可以于無聲無息之中結束,他們甚至來不及留戀。這便是命運給予他們的莫大殘忍。這里如此美好,有綠茵的草地,森森的樹木,繽紛的花朵,有如此純真美好的笑臉。但這里,卻是死亡的溫床。這里如此美好,美得殘忍,美得絕望。

他恨女兒的學校,還有實習的公司,認為是他們把女兒給害死了。他找了學校和公司理論,卻遲遲沒有得到解決,攢了一肚子怨氣。那段時間,他常常做同一個夢——睡夢中,女兒抱著小狗坐在他面前哭,也不說話。而他每次都在一陣陣似有若無的哭聲中驚醒,久久無法平靜。為了還女兒一個說法,也為了替自己減輕罪行,他找到法律援助中心,把女兒的學校和實習公司告上仲裁庭。

“你這還他娘的邪門兒?!?/p>

她深深地吸一口氣。好久都未曾呼吸過如此清新的空氣。她坐在石凳上,觀察著這里的病人的舉動,企圖從中揣測他們的心理活動?;蛐碚廡┬θ菹?,隱藏著絕望和恐懼如她般的過去,但當他們發現嘶吼、哭泣、暴躁都不足以對抗現實時,他們便選擇了接受現實,以生之常態來面對死之迅疾。人到頭來什么都得習慣。這是生存規則。至于其中過程之漫長、艱難,惟其自身素質所能決定。她想起了歌德的一句話,人放棄了各種期待,就會慢慢回歸自身。從未曾擁有過存在感,并且一直為尋求存在感而不斷沉溺的她,在此時此刻才深切的感受到了存在,以及在她內心深處對于生存的留戀。

上次庭審結束后的一個晚上,他又喝得酩酊大醉,耍酒瘋找家里的小土狗撒氣。小狗被他踹了幾腳,慘叫著奪門而逃。第二天,他在村頭找到了拴狗的項圈,卻再也沒能見到狗的蹤影。鄰居一位趕夜老人告訴他,那天夜里看到一個跛腳姑娘徘徊在他家附近,等天亮了,姑娘也奇跡般消失不見。

我點了根萬寶路,遞給一線天一根,一線天嘆了口氣又繼續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人越是沉淪,內心深處對生命便越是留戀。

他嚇壞了,立即跑去女兒墳頭燒紙焚香,并且發下毒誓要把酒戒了。

后來你都知道了么,我們把自己稱作異人,我對象變成了不老不死的人代號永生女,老賈有了預知未來的能力代號先知,小黑成了可以給予別人超能力的人代號始祖?!?/p>

她感受著周邊的一切存在,突然明白了,在死亡面前,任何存在都具有一種不確定性。你找不到任何可以相信的東西。生殺予奪,從來都屬于生命的固有秩序。實際上,你什么也決定不了。

8.

那他不是無敵了?”。也倒不是,給對方什么能力小黑是不能選擇的,其次這個世界上同一種能力也不可能出現兩次,聽過一句話叫世上沒有同一片樹葉?而且他短時間最多也只能使用一種其他人的能力。老賈首先把自己關起來研究股票了,賺了兩三萬就收手了,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富可敵國的,他說沒意思,到頭來還是空虛,老賈他要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現在想起可能是他早就看到了后面的東西才退出的。后來一線天和他對象還有小黑去了日本德國法國意大利英國美國,期間發現小黑濫用能力制造新異人。一線天始終覺得異人是個毒瘤控制不好就是堪比核爆炸的災難,可小黑認為他們是新人類擁有更完美的基因是一種更高層次的進化,后來分歧越來越大導致分走揚鑣。

臨近死亡之際,死亡的隨時性會慢慢將人的心智消磨殆盡,直至麻木,習慣。

在講述的過程中,周老憨似乎非常吃力,歇了十幾次才全部講完。張萌一度想制止他,但感到周身乏力,連動一下嘴唇都是一件費勁的事。此時,她軟綿綿地癱坐著,只剩下腦子在孤獨地運轉。跟隨著周老憨的描述,她的思緒也被帶到那個遙遠的家鄉,過往那些不堪的回憶在腦海里浮現。

我們都活在各自的命途中,所謂的朋友根本和你就不是一路人。

他來到她身邊,緊挨著她坐下。她開始對這種過于親密的距離產生抗拒。她往邊上挪開了一點,中間隔著手掌長的距離。

張萌出生在北方一個小康家庭。父母常年在外經商,照顧她的責任就落到奶奶身上。雖然她衣食無憂,卻絲毫感受不到來自父母的愛。每次學校召開家長會、運動會,她看到其他同學的父母都會出現,或是陪伴聆聽,或是加油鼓勁,那畫面讓她羨慕不已。休息日,她遇見別的小孩在父母陪同下,一起逛公園、看電影,而自己卻形只影單,時常倍感失落。

零九年一線天回北京后建立“公司”,開始吸收新異人意圖穩定異人界。

“現在,我可以不用自殺了?!彼撓鍥允境齟游從泄那崴?。

就在她十二歲生日前夕,突然萌發了一個強烈的念頭——她要和父母一齊見證這重要的時刻。她已多年沒能和父母一起過生日。這次生日之后,她即將升讀初中,意義十分重大。

【四】

“還有希望,只要有合適的骨髓?!彼⒚揮鋅此?,望著前方平靜地說道。

那天,她吃完早餐,借故出去找同學玩。計算好奶奶出去買菜的時間,她暗自溜回家,偷偷地躲在床底下。

一線天再一次見到老賈都是在一三年的上海了,老賈找到一線天和張靈靈說預支到了小黑再未來三年內會集結一支新異人軍隊,一線天和老賈聯手把小黑趕到黑海上,戰斗的時候一線天超越了光速制造了一個異常強大的磁場帶著三人穿越到了一九三三年的通古斯制造了通古斯大爆炸。

“這里的每個人都曾懷有期待,可最后,他們仍然得死,明白嗎?有些死亡,是被注定的?!?/p>

中午,奶奶回家后到處找不到她,焦急得手足無措,無奈之下打通了張萌父母的電話。當她聽見奶奶的通話內容,心里掠過一絲竊喜。就這樣,她躲了一天一夜,迷迷糊糊地在床底下睡著。她夢見爸爸媽媽連夜趕來,一家人開開心心地為她慶祝生日。

呵,四個人想著改變未來卻鑄就了過去。

“害怕嗎?”他轉過頭,望著她,眼神中略帶一絲隱晦。

當她醒來時,已是第二天中午。遺憾的是,她的父母依然沒有到來。她餓壞了,決定提前結束這項失敗的計劃。忽然間,她似乎聽見房外有女人的哭聲。難道是媽媽?她匆忙地跑了出去。

“那最后怎么樣了?”

“害怕,特別害怕,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睡著了就有可能永遠醒不過來。那種感覺,就像一個人在黑暗中過獨木橋,心被懸著
,說不定下一步就會踏空,時時刻刻
都無法安定。那種感覺,使人感到無所依存。所以,連期待也失去了意義?!彼丫冀郵芰?。

在房外,她見到傷心欲絕的奶奶,一個人坐在電話機旁哭成淚人。見到她的出現,奶奶并沒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只是死死地抱住她。

張靈靈和小黑都死了,老賈被爆炸的余波炸失憶了,去年的這個時候死在了養老院。

“我說過,你對這個世界有所留戀,所以,你不會自殺。你害怕了,證明你真的還有所留戀。為什么不再懷有一些希望呢?”

“萌萌,你爸爸媽媽再也回不來了?!蹦棠堂嗣耐?,輕輕地說?;耙舾章?,她的眼淚便“叭嗒叭嗒”地打在張萌的脖子上。張萌整個人都驚呆了,只覺得渾身上下、由里到外都涼嗖嗖地。

我把煙頭按滅“不是說不老不死么?這他媽是世界的bug?”

“是,我是留戀,留戀沉淪、墮落,留戀活著的感覺。我所追尋的東西一直存在,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該如何尋覓。我只是在,為活著而活著?;嵫峋?,但不會選擇死亡?;岫槁?,會傷害,會不明所以,但不會選擇死亡。世界在重復,在這重復中,我找不到自我。時間和空間,生命與存在,遠不是我們所能參透的。整個世界都是一個諾大的謎??晌?,依舊迷戀生存。慕楓,我不想死,一點都不想死?!彼難壑猩了咐峁?。

后來她才知道,她父母接到奶奶的電話便連夜坐車回家。由于車速太快,半夜里他們的車在高速路上發生嚴重側翻,車上人員無一幸存。

“可能在時空錯亂的情況下不老不死會無效吧,話說回來我們的存在對世界而言難道不是bug?”一線天吐出的煙圈在天空中慢慢消散“以前總是覺得能跟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有離別,后來知道了,他人經受的,我必經受?!?/p>

“相信我,說不定會有希望?!?/p>

9.

“那你的公司殺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

“我想好好看看這個世界?!?/p>

張萌早已忘記,自己是如何度過那段黯淡的日子。她不敢告訴大人,當年的離奇失蹤,只是她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個惡作劇。對于父母的離世,她悔恨萬分,認為自己是罪魁禍首。她無法原諒當年那個任性的自己,于是便哀求奶奶把她送去南方讀書和生活,從此再也沒有回過北方。

后來一線天不再意圖維護異人界的治安,開始痛恨異人,公司開始雇傭異人來暗殺各地異人,命名為“擦地計劃”并開始了公司的運轉,政府也深知異人的不可控性,暗中支持公司發展。

“明天,我們一起去旅行?!?/p>

回憶至此,她望向身邊的周老憨,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陡然升起。她咬咬牙,決定把自己那段不堪的往事,毫無保留地告訴他。

……

她開始計算自己剩下的時間。如果沒有合適的骨髓出現,她最多還能活三個月。最多,她看到了自己生命的限定。

電梯的轎廂越來越悶熱,張萌的聲音也越講越微弱,仿佛下一秒就能睡著。她想起當年躲在床底下做的夢,夢里有爸爸媽媽,她們一家人笑得多么的甜。

……

他和她一起回到了她的故鄉,安徽省的一個偏遠小鎮。依舊是如此破敗,一派原始的模樣。從這里感受不到絲毫時代的氣息。這里,是貧窮的真實寫照。崎嶇不平的土路,紅磚瓦房,還夾雜著早已過時的土房,自行車和三輪車是最常見的交通工具。村頭上是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還有玩耍的孩子。時隔數年,依舊如此景象。時間仿佛在這里停滯。她曾存在于這里,而如今,在這里,她一無所有。她不再屬于這個地方,這里是她回不去的故鄉。記憶就像她曾居住的那棟房屋,早已荒蕪,早已面目全非。她試圖尋找過去,卻找回了莫大的傷感。人憑借肉體得以存世,憑借生命的歷程得以體悟生之虛無。

周老憨見狀不妙,來不及擦干眼淚,便指揮中年男子一起摸索著扶起張萌。

“你走吧,管好嘴巴,就當沒發生過?!?/p>

她對死亡有過切身感受。八歲那年,夏季的一個深夜,祖母在她面前死去,是自然死亡。她看著她的呼吸漸漸急促,說不出話。她心里或許有過著急與恐懼,或許,因為她不知道那是死亡。她只知道,她停止了呼吸。下葬的時候,她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因為她實在太累了。從始至終,她都沒有掉眼淚。她對祖母的感情還是很深的。近在眼前的死亡,使她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她至愛的人,就這樣離世了,她卻后知后覺。直到現在,她依舊不知道祖母的墳在哪里,就像當時從未明白死亡是什么一樣。因為年幼,她用一種近乎冷漠的態度面對死亡。而如今,當死亡降臨于其身時,她卻無法再淡漠。

“張仲裁員,要挺住??!”周老憨晃動著張萌的胳膊。這時,他們才發現她已全身濕透,汗水浸濕了周老憨手上的工作證和狗項圈。

“但……”

25歲時,再次面對死亡。父親突發心肌梗塞離世。在醫院里,她緊緊抱住那具失去了溫度的肉體。人在身心俱裂之時,已忘記了該如何去哭泣。安靜地辦完喪禮,她回到家,看到被空洞充斥的房間,抱頭痛哭,撕心裂肺。她的眼淚,屬于自己,就像居喪,那只是她內心所發生的一件事。生命中習以為常的存在忽然消失,這就像在沙漠中唯一的水被打翻一樣,希望瞬間被抽離,僅余絕望。到頭來,現實留給你的,只是一具冰涼的尸體而已。

“不是每個人都要跟自己的過去和解。有些痛苦我們無法走出來,只能讓它們從時間里走過去?!閉琶扔檬治⑷醯納羲?,“如果我們今天能活著走出電梯,就不能失去活著的信心?!?/p>

“你真的以為是你所謂的超能力對我起了作用?初代次代的差距是你個毛頭小子能想象的?你信不信這里有不下十雙眼睛盯著你,你真的覺得作為國都的北京是你看到的風平浪靜?不是我告誡過他們或許你踏進這里的第一刻起就已經身首異處了?!?/p>

她開始習慣面對死亡。別人的,而非她的。

10.

可我總是想挽留什么,又像魚刺卡住喉嚨一般說不出話來。

她不知道祖母臨死之際想說什么,但她知道她不愿意死。她不知道父親病發時在想什么,她亦知道,他不愿意死。但他們無法突破客觀秩序。死亡下了通告,便沒有被撤銷的可能。這就是自然的客觀性。

“咣嚓”一聲脆響,電梯門終于緩緩打開。刺眼的陽光劃破黑暗,照得他們睜不開眼。張萌閉起眼睛靜靜地躺臥著,耳邊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今天她終于說出了埋藏多年的秘密,臉上頓時露出釋然的笑容。

一線天閉上眼睛道,“你這么弱,這場就當你贏了好吧?!?/p>

她以為死亡不會降臨,死亡卻更早地來臨。

在疾馳的救護車上,張萌睜開眼睛,正好跟躺在隔壁擔架上的周老憨四目相對。猶如看到當年自己的父親一樣,一種久違的親切感涌上她的心頭。

我嘆了口氣轉過身一步步消失在夜色里。

她依舊記得,有一次在醫院,看到以為垂死的老人被推進核磁共振室。那位老人,被兒女簇擁,卻已無常人之態,除卻一雙瞪著的呆滯的眼睛,再無任何生命氣息。那眼神,似乎在宣告不甘。人們試圖爭取他的時間,卻是徒勞。他顯然已經聽到了死亡的召喚。她的心頓時扭成一團,莫大的恐懼涌上心頭。有一天,她也會想他現在這樣,接受死亡的通告,無法被救贖。

“叔,認我做您的干女兒吧!”張萌調皮地說。

我回頭的時候,看見他拆下屁股下椅子的一顆釘子,兩寸長的釘子立在地上,然后他跪了下來,頭朝著那顆釘子砸去。

她一如既往地懼怕死亡,懼怕衰老。

周老憨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里嘟囔著不知道說什么好。

我成了北京市第一的異人,天上潑灑而下的雨是撞擊在大地上的大錘,一閃而逝的雷電是上帝創造給黑夜的暗紋。

年輕的生命一旦轉入對自我存在的思考,便迅速衰老。死亡,是繁瑣生命的終結,是存在無意義的驗證。人類唯一能確定的事便是個體的死亡,所以他們竭盡全力在自己存活的有限時間內,更好地接受世界,創造價值。他們未曾想過探索并解構生命之真諦,所以他們活得庸碌,活得簡單。而如她這般,要么陷入抑郁,要么選擇沉溺。她屬于后者,所以她極度恐懼死亡。

張萌眨巴著一雙滿懷期待的眼睛,像個小孩似的嘟起了嘴。

圖片 3

死亡,從來都不是一個輕省的話題。

“嗯、嗯?!敝芾蝦┎煌5氐閫?,嘴巴顫抖得說不出話來。

“我懷念這里埋葬的一切。我想好好的?!?/p>

“爸!”

風湮沒了她的話語。他在她身邊,就那么近,可是,這存在,都將以死亡來終結。她的左手邊是生命,右手邊是死亡。

“哎!”

她想做好多事情。下一次兒時常下的河,爬一次兒時常爬的樹,睡一次兒時常睡的那張床,牽一次兒時常牽的那雙手??墑?,時間把一切都改變了以后,她到哪里尋找那些記憶的載體。

哪里都未留下痕跡,記載她的存在。她就像風一樣,無形而來,無形而去。

他握著她的手。這個破敗的小村落,見證她的生,記錄她的死。

“慕楓,我死了以后,把我葬在這里?!彼簧?,話卻已出口。

“真的什么希望都不再懷有了嗎?”

“對將死之人談希望,比死亡還可怕。與其若即若離,倒不如徹底放棄?!?/p>

“萬一你有機會活呢?還會選擇這樣的人生嗎?”

“給我一個完滿的家庭,給我一個簡單的思想,給我一個單純而真實的人生。沒有墮落,沒有沉溺,沒有對自我的探索,就這樣在這個小村子里活完一輩子?!?/p>

“慕楓,我好想睡??墑?,我怕我睡著了,就永遠醒不過來了。我害怕,真的害怕?!?/p>

“你累了,咱們找個地方住下?!?/p>

當晚,她在他懷中睡去。她做了一個夢,好長好長的夢。

夢中,她逃學,不止一次地逃學,氣的父親無話可說。她在肆意濫用傷害,懷孕,墮胎。無止盡的墮落,傷痕累累。傷了自己,傷了所有人。她夢見父親的死亡,夢見自己的死亡她夢見了自己的一生。這是何其短暫又悲哀的生命。27歲的生命,是該終結了嗎?她這不完整的一生,該如何概括。離經叛道,對,離經叛道。她的離經叛道沒有機會結果了,她所探尋的生存之奧秘只能如此了。她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俺?,快醒來?!彼隹搜劬?,他在身邊,是他在喊她。窗外,旭日正升起,耀眼的光芒鋪灑大地,透過的光線照得她睜不開眼睛。這就是生之偉大磅礴?!翱吹攪寺??這是新生,相信自己,還可以重新開始?!?/p>

“慕楓,可是,沒有合適的骨髓,沒有?!?/p>

“會有的?!?/p>

“沒有?!?/p>

“找到存在感了嗎?”

“沒有,但是我還是不想死。慕楓,讓我再睡一會 ,好嗎,就一會兒。

她躺在他懷中,再度睡去。

旭日已升上東方,新的一天已經開始。這個諾大的世界,按照其固有秩序有條不紊地運行著。這其中個體的生老病死,僅是無關緊要的籌碼
.而這其中人類的所有意念卻都擁有著巨大的力量。有些人渴望生,并不斷為其努力。有些人,則坐以待斃。實際上,我們都無能為力。

”如果生是一場虛幻,那么我愿意永遠沉溺?!?/p>

生之原罪,以死終結。

她僅留給他一枚十字架。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体彩大乐透2元走势xml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