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79期预测号:木頭人

在木林森山包,有個村子,叫烏烏。

我的選擇決定了我是誰。

回去的路上只剩下路燈,到公交車用了7分5秒,等一班車用了13分鐘52秒,總計20分鐘57秒,生活充滿期待。

從葉子離開枝頭的那一刻

想做一個木頭人,

烏烏的孩子中間,流傳著一種好玩的游戲。游戲一開始,先有一個孩子領頭說:

我別無選擇,忍讓,各方面。退讓,各種方式。愛作愛演。演一個沒有攻擊力的傻子,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枝干離開樹樁的那一刻起

不聲不響,不吭不動

“我們大家都是木頭人,

曾經遇到一個相親對象,他希望自己有察言觀色的能力。我聽了感覺很好笑,這種能力我從小就有,我沒辦法形容對這種能力的討厭。

就已經知道這一生

沒有人管我,沒有人看我

不會說話,

很會伺候人。一個軀殼。

從此不言不語

沒有非要去動去跑,只要靜靜的存在或不存在

不會動?!?/p>

我選擇討好他人,不是為了得到什么,而是看到他人開心我真的很快樂。如果他是因為我而感到開心的話,我會覺得自己是有用的。沒有用會被拿來比較,會挨訓。那太可怕了,因為不知道錯在哪而被訓斥。我遵從上帝的旨意,愛身邊的每一個人。雖然他們并不需要我。

或是成那足下階

我希望站立在人群中,也沒有人在意一點點,無論是什么模樣,請只把我當做木頭人,不要理,不要睬

在最后一個字說出口的時候,參加游戲的孩子就像被施了魔法,一動也不動。

我是爬山虎,只要你需要,我就不想再放手。愛你,遠勝自己。

或是成那屋上梁

不管這個時候你是什么姿勢,什么表情,你都得忍著。要是你看到別的孩子在定格的瞬間,姿勢特別滑稽,表情特別夸張,你也不能笑,你得忍著,忍著……你要是忍不住,笑出聲來,那你就犯規了,接下來,你就要受到相應的懲罰。

我選擇不愛自己。我不需要自己,我不知道她能干什么。她喜歡看書,通過書,她看到她以外的人是什么樣的,是否跟她一樣,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他們是否和她一樣,七歲的時候對自己的小皮鞋狂喜不已。她喜歡和發小呆在一起,她有朋友了不再被排擠了,和朋友在一起,她感到快樂,是父母所不同給的同步,她把自己喜歡的食物分給她,遇到好的東西永遠留一份給她。雖然很小就受到排擠,但她很會愛一個人。這個發小激發了她愛的能力。

抑或是成這修飾的木偶

懲罰的方式一般分為:刮鼻子、彈腦門、打哇哇。

她字寫得很漂亮,對此她沒有獲得獎賞,而是批評。在老師數次口頭警告,不許臨摹課本上的字。那時候還沒有字帖。那時候的她已經懂什么叫美了,懂的選擇了。于是,故意把字寫的亂七八糟的,這樣才被放過。

若我也不言不語

別小看這些懲罰,很挑戰小孩子的自尊心呢。

賣蠢之路由此開始。賣著賣著,真的變蠢了。結果,不喜歡你的人始終不喜歡你。喜歡你的人一直在身邊。

能否和它一樣

山包北面,有一大片湖。

“當你做每一個選擇時,它是出于愛,還是出于權力欲,它是出于生的能量,還是出于死的能量,這極為關鍵。當你有意識、有覺知地選擇愛,選擇生時,你就自己照亮了自己這個能量體,你榮耀了你自己?!?/p>

也是個木頭人

湖底居住著一群水孩子。水孩子都調皮得很,會經常跑到岸上來玩。

我每一次的選擇都是出于,考慮他人的感受為前提。不為自己開口和爭取,在這過程中迷失自己。

臉上帶著不變的笑

“我們大家都是木頭人,

“人性的和解,不以活力喪失為代價?!?/p>

和這沒有體溫的熱情

不會說話,

閹割。木頭人。

不會動?!?/p>

水孩子們細聲細氣的,也全學會說了。

可是一到冬季,天氣寒冷的不得了,水孩子們跑到岸上玩的機會就少了。尤其水媽媽說: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游戲!在冬季,這么冷,千萬別到岸上去!”

水媽媽一臉嚴肅,看得出,她絕不是故意恐嚇孩子們。

紋翻翻眼睛,用纖細的手指尖,捅著冰涼的水面,水面立即出現了細碎的水紋,一圈一圈的擴散著消失了。

“呆在水里真是沒意思??!”

紋還是一個勁兒的想出去。

夜里,輕柔的月光穿透水面,照在水底浮游上升的氣泡上,水媽媽開始打盹,別的水孩子也都沉在水底,躺在水床上,蓋著水被子,枕著水枕頭,呼呼地睡熟了。

紋,就趁機逃跑了。

跑啊跑,像月光下的一片影子。紋很快就到了木林森山包。很快到了烏烏。

汪、汪、汪……在夜里,狗的叫聲格外刺耳,好象那聲音一口就能把你吞下去。紋抖了抖肩膀,上牙床磕打著下牙床,冷,真是冷啊,這鬼天氣。

四下里,轉悠了半天,連個孩子的影也沒看到,它真有點沮喪,也許來得太晚了,也許天氣太冷了,孩子們早就回家休息了,或者孩子們在這么冷的天里根本就不愿意出門。

紋越想越失落,在月亮底下,看著影子從自己的腳尖延伸出去,它發了一小會兒呆。突然,從冷颼颼的風里面,隱隱地傳來一群孩子嬉笑吵鬧的聲音。紋,心里頭馬上就高興起來了。

順著聲音尋去。

原來這戶人家剛辦了喜事,黑漆的木板門,菱形而立的大紅紙上,寫著大大的楷書“喜”字,并且那“喜”是倒的,是故意貼倒的吧,村里人的講究,寓意喜到了!兩邊的黑漆木門框上,貼著喜聯,上面門楣上貼著橫批??吹秸廡?,紋的心里一點一點暖和起來。

紋從虛掩的門縫里,悄悄溜進去。在門洞里蹭著墻角,往院內探著腦袋張望。

“我們大家都是木頭人,

不會……”

游戲現在進行時!
“噌——!”紋忍不住激動的跑到這群玩耍的孩子中間。等那個孩子說完最后一句“不會動!”,它跟所有參加游戲的孩子一樣,定格在那兒,像一個木頭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木板門被碰的咣當咣當直響,連推帶搡涌進來一群年輕的小伙子,看樣子,都是趕著來鬧洞房的。

不一會兒,又緊跟著來了幾個婦人,這是來給新人鋪被窩的。她們嘰嘰嘎嘎,連說帶比畫的走向新郎新娘的洞房。

有個搗蛋小子,看著這些一動不動的孩子們,嘿嘿的壞笑著,他不知從哪兒順來一個爆竹,塞進磚縫,用手指間一閃一閃的煙卷,點著。

啪!

爆竹響了,有個孩子受不得這種突如其來的驚嚇,雙手捂住耳朵,忍不住的叫出聲。

“哈哈,你動了!你出聲了!”

孩子們圍攏過來,要懲罰這個先叫出聲的孩子。

是個很膽小的女孩子。脖子里纏著綠圍巾。

大家懲罰她,就覺得手軟軟的,只刮刮鼻子吧。根據游戲慣例,一人一下。

最后,輪到紋,怯怯的伸出手指。

一下!又滑又涼的感覺。從鼻子尖上掉下。好象一顆星星滑下來那樣。

“你叫什么名字?”

“星枝?!?/p>

“哦,星枝!”

“你呢?”星枝問紋。

“我……我叫水紋?!?/p>

他們還想更多的說些什么,立即就被打亂。因為新一輪的游戲又要開始了。

新郎新娘的洞房,不時傳來哄鬧的聲音,貼著窗花的玻璃晃動著模糊的人影。月亮在天上,是那么明亮,時光如同靜止了似的。

這樣玩了很久。

夜,就像一瓶子搖晃著的水,慢慢地、慢慢地鎮靜下來。樹粗壯的枝干,茂密的細枝末梢,在地上弄出疏離有致的影子。

起風了,樹干和樹梢被搖晃著忽忽的響,影子亂成了一團。

“我們大家都是木頭人!不會說話!不會動!”

這一次,是星枝說的,她說的又急又快。孩子們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來準備一個比較合適的姿勢,就不能動了。

看看吧,有金雞獨立的,一條腿高難度的保持著身體的平衡。

有彎著腰沒來得及直起身來的,現在,也只能繼續的彎著腰。

有捂著嘴打哈欠的,手伸在嘴前,收不回去。

還有個孩子沒站穩,在地上摔了個四腳朝天。

……

紋就在星枝的身邊,倒是像有所準備似的,站得筆直筆直,這一次,好像孩子們都在心里暗暗較了勁,一定要堅持到別人先犯規。

只是天氣越來越冷,忍不住打哆嗦。

不行,要穩要穩。紋在心里不斷提醒自己。

這一次,好象大家都很有耐性,很長時間過去了,沒有任何一個孩子犯規,好像都真的成了木頭人。

月亮的光,被風吹得有些昏昏的。

突然,卟——!

不知哪個孩子放了個屁。于是,一個孩子指另一個孩子說:“你先出聲了。哈哈哈哈?!?/p>

哎喲——媽哎!隨著這個孩子違反了規定,大家都像懈了氣的皮球那樣,放松了自己。

可是被指放屁的那個孩子堅決不承認。是啊,屁的聲音基本都差不太多,不像嗓音那樣容易辨別。雖然具體方位是確定的,可是那個方位,好幾個孩子扎堆在一起,總不能說,這好幾個孩子共同放的一個屁吧。事情還真難辦。大家開始吵吵起來,吵吵到最后,也沒有具體找到是誰,先指認別人犯錯違規的那個孩子,倒成了罪魁禍首,大家建議懲罰他。

一個人彈他腦門一下。懲罰夠狠的。

那個孩子哪里肯依,箭頭一樣竄出去,逃跑了。孩子們就嚷嚷著全散了。

院子里就剩下了星枝,今天結婚的是她的哥哥星斗,這兒是她的家。

“全都跑了!哼?!?/p>

星枝也正想轉身回到屋子里。

“咦?”

還站著一位,一動不動。

“哎——!”

還是一動不動。

星枝伸出手去一摸,倏地,指尖縮了回來,冰涼冰涼,紋是給凍住了吧。

“抱抱,抱抱我?!?/p>

紋在心里哀求。它的喉嚨凍住了,發不出任何聲音。

“你……”

星枝有一些害怕。忙喊:

“爸爸!爸爸!快來呀!”

爸爸從一間屋子的門里跑出來,因為兒子的喜事,他正和星枝的媽媽料理那些請客用的盤子、碗、桌、椅、板凳。

“怎么了星枝?”

“他是不是中了游戲的咒語?真的成了木頭人?”

“木頭人?哈哈,怎么可能!”

星枝的爸爸伸出大手去,捏了捏紋。

在月光底下,星枝看到爸爸的眼睛在一瞬間亮了起來。

“是水孩子??!”

“水孩子?”

星枝張著大大的嘴巴,鼻尖上,又涼又滑,好像還有,星星掉下來的感覺。

“在我們烏烏,乃至整個木林森山包,幾輩子了,都想逮住一個水孩子。用盡了辦法啊,也沒有人能實現愿望,可是,今天水孩子倒變成‘木頭人’跑到我眼前來了?!?/p>

“它是不是結冰了?”

星枝突然明白了。紋,長時間不動,在這么冷的天氣里,給凍住了。

“抱抱,抱抱我?!?/p>

紋在心里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我來暖和暖和你吧?!?/p>

說著,星枝就張開手臂,想把紋整個納入懷抱,卻突然一把被父親拽開。

“你傻了,它暖和過來就逃走了?!?/p>

星枝的爸爸把手伸在水孩子心口的位置。

“爸爸……你要干什么?”

“都說,水孩子有一顆鮮紅的心?!斃侵Φ陌職摯醋旁鹿庀碌乃⒆游剩?/p>

“你的心呢?”

水孩子連同衣服都變成了晶瑩剔透的冰。它的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音。

“你的心呢?”

星枝的爸爸又重復一遍。

啊……水孩子的胸口慢慢的變紅、變亮,變得更紅、更亮。星枝的爸爸,用興奮的有點顫抖的聲音,接著問:

“你的心呢?”

嗚——,從水孩子胸口的位置,冒出一個光芒體。落入到星枝爸爸的手心,光芒漸漸斂去,星枝爸爸的手心里多了一顆鮮紅的寶石。而失去心的水孩子,像一尊沒有生命的冰雕。

焦黃的月光下,鮮紅的寶石在星枝爸爸的手心里,最后跳動了一下,星枝聽清楚了那個聲音:“抱抱,抱抱我?!?/p>

星枝的淚流下來了。

“哈哈,星枝乖,快隨我進屋去!”

涼涼的淚水滑過面頰。她走過去抱了抱沒有心的水孩子,冰涼冰涼的感覺,倏地一下像蛇那樣蜿蜒著爬入她的內心深處。

回到屋子里,星枝的爸爸就著屋子里橘黃的燈光,細細的端詳著手心里鮮紅的寶石,色澤又潤又艷,星枝的媽媽也湊過來,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寶石啊。最后,星枝的爸爸用一塊軟軟的布把寶石包好,放在一只小巧的荷包里。要是進城,碰到識貨的人,一定會賣上大價錢。

想到那個大價錢,可以給自己帶來各種生活上的改變,星枝的爸爸幸福的瞇起了雙眼。

第二天,沒有心的水孩子見到陽光,化成了一汪水,滲進了泥土。

星枝,從此不愛說話。而且,再也不同別的小孩子們玩木頭人的游戲。走在陽光底下,她似乎還總覺得在心底傳來:

抱抱,抱抱我的聲音。

星枝總覺得渾身發冷,冬天都過去了,她還穿著鼓鼓囊囊的棉襖。

“我和咱爸明天就進城去,找個識貨的老板,把咱家那顆寶貝賣個好價錢,星枝,你想要什么禮物?哥哥盡力幫助你實現?!?/p>

“寶貝?是說要把紅寶石賣掉嗎?”

星枝瞪大了眼睛看著哥哥,心里說,“那可是水孩子的心啊,說什么也要阻止他們?!?/p>

可是誰會聽她的呢,看來只有……

星枝在心里暗暗的拿了主意。

晚上,趁大家都吃飯的時候,星枝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偷偷的溜進父母的房間,爸爸會把紅寶石藏在哪兒呢?

盛衣服的柜子里,找了,沒有。

放被子的壁櫥里,伸進手去,掃蕩了一個遍也沒有。

放糖果的的鐵盒子里,倒出一堆花花綠綠的糖果,可是,沒有紅寶石。

梳匣里,各種媽媽年輕時的頭飾:銀卡、耳墜、發簪、項鏈……均已發黑褪色,這里面顯然也不會有紅寶石。

紅寶石到底在哪兒呢?星枝還想繼續尋找。

門突然被打開,閃出的空擋里站著滿臉怒氣的爸爸。

“我就知道,你在裝病?!?/p>

爸爸的目光變得非常冰冷。

“爸爸,請你……”

“我看你的小腦瓜里真是灌了糨糊,這是我們家幾世才修來的財運??!”

“是啊,星枝你真是傻啦!”

星枝的哥哥星斗符合著爸爸說。

“我看啊,她是想自己拿了寶貝,獨吞,真是看不出,小小的年紀,這么貪婪?!?/p>

星枝的嫂嫂也過來指責星枝。

星枝看了一眼沒有說話的媽媽,眼睛里含著淚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晚上,星枝都沒有睡好。

第二天,星枝早早的就聽到母親丁丁當當在廚房里做飯的聲音。星枝,也趕緊起來,她來到爸爸媽媽的房間,她一眼瞅見桌子上多了個荷包。

怦、怦、怦……星枝的心跳加快起來。

她抓起荷包,輕輕拽開抽繩,慢慢排出里面鮮紅的寶石。這是水孩子的心啊,又潤又有點涼涔涔的感覺,她緊緊抓在手心,打算出去找個妥帖的地方藏起來。她剛一轉身——

就看到堵在門口的父親。

“你在干什么!”

“爸爸!”

“放下!快放下!”

“我……”

“你成心想氣死我!是不!”

星枝的爸爸伸過粗壯的胳膊,用力的扭住星枝。

“不,不!”

情急之下,星枝突然把紅寶石放進了嘴巴。

“吐出來!”

也許正是“吐出來”這樣的字眼提醒了星枝,星枝把紅寶石吞進了肚子里,這下,星枝的爸爸一下子傻眼了。

可不得了了,星枝竟然吞下寶石,直到這個時候,星枝的爸爸才明白,什么也比不上自己的寶貝女兒重要。他一把摟過星枝就哭了起來。

星枝自從吞咽了寶石以后,就總是覺得渴、渴。心里頭好象有一束火苗,竄躍著,燃燒著。每天都要咕咚咕咚喝好多好多的水。

好像她的生命極缺水似的。

這樣一直到了春季。

湖水明亮了,空氣溫暖了,木林森山包慢慢變綠了。

小山包的烏烏。

中午的炊煙。

草木氣息變得濃烈了。

隨著天氣日益暖和,雨季即將降臨。

要是天上突然蹦了一點雨星,星枝就覺得心里的焦躁就會少一點。

要是下起大雨,她就干脆跑到雨里,雨把她的全身都淋透了。

她卻覺得身體輕的跟沒有任何分量一樣。

雨,穿過她的身體,她好似一個透明的、看不見的存在。她覺察到了,她對水的那種熟悉,就好象她原本就是屬于水的一部分。

她融入了水,靈魂像一股煙霧似的,在房頂上飛濺起來的水氣里飄蕩、飄蕩,漸漸的,她可以飄的更高更遠,一直向木林森山包的北面飄去……

山包北面的湖,氤氳著一片水霧。

星枝來到了這兒,她看到了一群水孩子,在水面上,各自施展著自己的魔法。有弄出水泡泡的,有弄出小旋渦的,還有把水弄出一小股一小股的水氣的……

“紋,是紋回來了!”

水孩子全都爬上岸,臉上露出驚喜之色,聚攏過來。

“我,我是……”星枝想說自己是星枝,不是紋,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卻點點頭,默認了。

“快來喲,快快來制造美麗的水紋吧!”

水孩子們在水里拽她。

她不由自主的跟著它們滑入到水中,星枝悠悠的吹著氣,平整的湖面出現了細碎的波紋,一圈一圈的,更替著擴散、消失。

在不遠處,一擎一擎的綠色大荷葉密密匝匝,參差交錯,有的高出湖面,有的平鋪在湖面,翠綠的玉盤里滾動著亮晶晶、圓溜溜的水珠。

夏日的中午,時光稠密、緩慢。

岸上的景物在湖水中一晃一晃,星枝躺在水里,隨著波流蕩漾,她模模糊糊的想起以前,耳邊似乎還飄著那個遙遠的聲音:

“我們大家都是木頭人,

不會說話,

不會動?!?/p>

此文發表于《兒童文學》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体彩大乐透2元走势xml地圖